论语百科

广告

《论语》的文学性表现在哪些方面?

2011-06-01 14:17:06 本文行家:刘留云

《论语》是我国第一部语录体散文,这部价值凸显为“仁者”的哲学著述,在构建中国主流仁义思想的背后,还被视为一部记录春秋史学的巨著。

  管理学上,《论语》为历代君王重视,至于后世论及“半部论语治天下”更为广大儒者所称道;到今天,《论语》依然被国人奉为经典,它的作用与诠释被普及到了经济、教育、文化、思想等诸多方面。当然,作为一部语录体散文,我们不应忽视的还有它富有魅力的文学价值。这部堪称先秦语录散文典范的经典,刻画了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虽然只有寥寥数语甚至只有语言对话,却让人顿觉生意,心领神会;它精炼的语言,字里行间妙语天然,精思之处令人折服,那么本文试图从《论语》本身刻画的人物形象、《论语》的文体特征、以及《论语》的语言艺术等三方面入手,对《论语》的文学性作一个探视和简要的分析。

论语的文学性论语的文学性

 

  一:《论语》中的人物形象刻画《论语》中对人物形象的刻画,是《论语》文学价值的一个重要方面。对《论语》人物形象的刻画主要集中在对孔子及其主要弟子的形象特征的描述。孔子是《论语》人物刻画的中心。《论语》中不仅关于于他仪态举止的静态描写,并且关于于他个性气质的传神刻画,可谓“夫子风采,溢于格言”(《文心雕龙;征圣》)。胡念贻先生认为,《论语》“这部书所写的人物,全部以孔子为中心。在我国文学史上,以表现一个人物为中心,这是第一次出现。”“《论语》中对孔子形象的描绘,它的动人之处……是在于它通过孔子生活中,一些具体事件的描写表现了他的性格”(胡念贻《从人物形象瞅(论语)的文学价值》,《文史哲》,1962年第3期,第48—54页)。吴景和先生认为,《论语》“所描写出来的孔子形像,按照其性质来说,是个喜剧角色。”这一角色的成因是“孔子追求的目的与历史发展的不协调”,“他做了一件最滑稽可笑的事情时却像演着悲剧那样严肃”,“作者很善于通过行动写出孔子这种复杂的精神生活”,“写人叙事时,重在人物精神面貌的描写”,因而是“当之无愧的传记文学的祖型”(吴景和《(论语)文学价值初论》,。曹文星先生则认为,《论语》“以实录的现实主义手法,用抒情的笔触,塑造了孔子的艺术形象”,“透过孔子形象的塑造,最大限度地反映了一种思想,一种信念,‘…种道德,一个时代”可见,《论语》通过对孔子一个人物的描述刻画,进而承载了丰富的思想和内容,犹如一滴水能折射出太阳光辉的效用。此外,围绕孔子这一中心,《论语》还成功地刻画了孔门弟子的群体形象。在《论语》的许多段落里“写孔门师弟的形象,全部各有他们的特征”,比如在《侍坐》章这样的“具有文学意义的记事文”中,“不但写出了孔门师弟闲谈时的活泼从容的气象,并且从各人的谈话中还表现了不唰的性格”《论语》通过展现人物性格的具体环境和委婉曲折的故事情节呈现了面貌清晰、性格鲜明的众多人物形象。子路率直鲁莽,颜渊温雅贤良,子贡聪颖善辩,曾皙潇洒脱俗……,全部给人们留下了栩栩如生的深刻印象。《论语》中对人物形象的刻画描写手法表当前详于言论而略于行动,只记小事而略记大事,记述片断而不求系统。这种手法使得孔子及其弟子的面貌虽不够完整,但却十分具体且细腻传神,在表现其精神状态和风度气质方面已绰绰有余。以精粹之言叙事、词约义丰、含蓄凝练、以言见人是论语》的文学表现手法的显著特征,以孔子言论为中心,对具体语境稍作点染,从而形成了一系列具有叙事意味的相对独立的单元或片断,人物的个性气质在读者心目中获得了鲜明显现,塑造出一个个生动饱满、具体可感的形象。因而,“整部《论语》简直便是一部人物画廊”,“以如此之少的文字刻画出如此之多的形象生动面貌各异的人物,在文学史上亦属鲜见”《论语》中通过对人物具体行为、语言的具体刻画描述,于细微中体会,更能使读者从精妙之处品味孔子的生活态度和人格精神,并潜移默化地受到孔子思想及人格上的积极影响。

  二、《论语》的语言艺术《论语》是孔子及其弟子言论的辑录,记述其所见所闻几近“直录”,用语忠实,少有铺张。这种辑录包括语录、对话和一些简短的记叙等。语录记载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论;对话和记叙则记载孔子与弟子、孔子与时人的对答之辞。其中的对话,是春秋战国时期轻松活泼而又自由平等的交流形式,那时已广泛地应用于各个思想领域,并载入史册,形成经典。能不能说,在文学史上比较集中地以对话形式入文,始于《论语》。《论语》中的对话,有孔子师徒的对话,亦有孔子与三教九流的对话,这种和谐的对话交流形式,无疑大大加快了思想的传播速度,促进了“百家争鸣”学术氛围的形成。《论语》中的片断对话,并其言、行而载,从而以能写出对话者的神情见长,活灵活现地表现了每个人的个性与思想感情。所以,对话是《论语》记述的活体形式。《论语》的语体特色首先表当前它的记言基本是那时的口语,通俗易懂,文字简约,普通只述说个人的观点,而不加以充分的展开与论证,从而形成了质朴而不华丽、含蓄而不夸张、凝练而不造作的语言风格。史载,在《论语》生成的时代,春秋诗性文化风韵犹在,孔子及其弟子义腺具良好的“诗学”修养。《论语》的语言文简义长,质朴含蓄,言词剀切,诗味无穷,给人以悠然神远之感。其次,《论语》中运用了灵活多变的修辞于法。第二:通感、排比、反问、映衬、对比、递进等多种修辞手法综合运用,而说理生动活泼语言形象贴切,琅琅上口。第三,《论语》中“之乎者也”等虚词的运用加强了语言的抒情性和音韵美感,使得《论语》之声抑扬顿挫,悠扬婉转,亘占不绝。能不能说,《论语》的语言达到了贴切、通俗、的境地,形成了字稳句妥、文笔流畅的特色。笔者认为,《论语》的语言风格深受其形成时代的文风和语录体的写作方式的影响。

  三、《论语》的文体特征《论语》是记录孔子哲学思想和政治主张的语录体著作,具有明显的政论色彩,其文学价值与普通的文学作品毕竟存在区别,不能用现代的观念评价其文学性。针对《论语》的文体实际,实事求是地揭示其特征与风貌,是《论语》散文艺术研究的应有之义。《论语》作为语录体散文,用独特的说理方式记录思想的精华,是我国文学史上的首创。它不是纯文学的形式,而是中国古代著述的一种体裁,用瞅似随意的结构形式驾驭了一个博大庞杂的思想体系。李人纪先生把《论语》称为“孔子讲学论政”的“说理性散文”,并且总结了《论语》在说理方面的三个显著特征:

  第一,《论语》是一家之说,虽然没有构成整篇的文章,集中地对某一一疑问进行剖析和论述,但把散在各章的关于某一疑问的言论集中起来,其观点却有着内在的一致性,能从不同的方面、不同的角度说明一个中心疑问,因而符合弥贯群言、精研一理的论著的基本要求。

  第二,《论语》中论断的逻辑性较强,全书五分之四以的章节属于说理性质,分别运用直言、假言、选言等复杂的判断形式和因果、类比、演绎、归纳等推理办法,表现深刻的思想。

  第三,全书用那时的“雅言”形式写成,语青懂简练,生动活泼,使用多种修辞手法来说理。《论语》语录体的著述方式,限制了它整体的学术论文气息,与后世的政论文、学术论文有一定的差异,但《论语》仍不失个人的文体风格。

  至于《论语》的趣味性,其表现:

  一是耐人寻味、发人深思的理趣,运用比喻、象征等手法,端直利用生活现象和自然现象,赋予常见事物以特定的哲理内涵。:

  二是浓郁的生活情趣,在哲言睿语的记叙中,穿插一些富有生活情趣的片断,甚或无关宏旨的小事,闲中着色,为文章平添了无穷的乐趣。

  三是引人入胜的谐趣,便是机智而巧妙地运用幽默、诙谐、戏谑、讽刺等多种喜剧于法,或妙趣横生,或入骨三分,闪射着智慧之光,给文章增添了喜剧的色彩和风味。

  综上所述,从文学的视角瞅,《论语》具有先秦散文独特的内部构成特点,在语言运用、文体品类、题材内容、形式构造、表现手法等方面有相对的独性。因此,单用现代的理论模式和僵化的思维方式来评判和分析其文学价值,全部将会湮没其丰富性,不足以揭示其真正的成便和独特的魅力。因而,我们需真正地从实际出发,提炼相关命题,探究切合《论语》散文艺术自身特点的理论表述,把研究引向深入,避免浮浅,既领略它深厚的思想蕴涵,又欣赏它精湛的文学艺术。总之,《论语》的思想和艺术还有待我们进一步反复地咀嚼和欣赏。

分享:
标签: 论语的文学性分析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